科技动态

中国科技成果转化40年(下)

发布日期:2018-10-23  16:09:26 来源:科技动态 浏览次数: 字体:[ ]

4  重点突破(2008年至今)

 

在第四个十年里,主要是贯彻《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确定的各项任务。自2012年起,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成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

4.1贯彻科技规划

为了贯彻《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确定的16个重大专项,2009年4月16日,科技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管理暂行规定》。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是为实现国家目标,通过核心技术突破和资源集成,在一定时期内完成的重大战略产品、关键共性技术和重大工程。

2008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关于促进企业自主创新成果产业化的若干政策》,提出启动实施自主创新成果产业化专项工程,推动自主创新成果转移,加大自主创新成果产业化投融资支持力度。

2011年7月4日,财政部、科技部印发了《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管理暂行办法》(财教[2011]289号)。为了贯彻落实该办法,科技部财政部先后印发了《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设立创业投资子基金管理暂行办法》(国科发财[2014]229号)和《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贷款风险补偿管理暂行办法》(国科发资[2015]417号)。

4.2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

2010年10月10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国发[2010]32号),提出重点培育和发展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其中,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先导产业。

4.3建设国家创新体系建设

2012年9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建立企业主导产业技术研发创新的体制机制:技术开发类科研机构要建立市场导向的技术创新机制;高校要建立与产业、区域经济紧密结合的成果转化机制,鼓励支持高等学校教师转化和推广科研成果。建立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成果转化和产业化紧密结合、协调发展机制。完善和落实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应用的政策措施。

从文件的内容来看,虽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只是其中的小部分内容,重心放在创新体系建设上,但科技成果实现转化是创新体系建设的重要目标。

4.4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2014年10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科技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49号),将研究开发、技术转移、创业孵化等纳入科技服务业范畴。同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国发[2014]64号),提出统筹衔接基础硏究、应用开发、成果转化、产业发展等各环节工作。

2015年3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8号),提出完善成果转化激励政策,包括下放科技成果使用、处置和收益权,提高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比例,加大科研人员股权激励力度,同时,建立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技术转移机制。在这之后,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于2015年10月1日施行,2016年国务院于2016年2月26日印发了《实施く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国发(2016)16号),国务院办公厅于2016年4月21日印发了《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国办发[2016]28号),这三份文件的先后出台被称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三部曲。2017年9月26日,国务院印发了《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国发[2017]44号)。中央有关部委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贯彻落实文件,各地方纷纷制定地方成果转化条例或制定贯彻落实文件,采取有效措施推进科技成果转化。

为了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6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中发[2016]4号),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强化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入发展的意见》(国发[2017]37号)等文件。另外,2009年3月26日,科技部、教育部、国资委、中科院、工程院、自然科学基金会、中国科协发布了《关于动员广大科技人员服务企业的意见》(国科发政[2009]131号),组织实施“科技人员服务企业行动”,组织动员广大科技人员深入一线服务企业,要求广大科技人员带技术和成果到企业去,积极参与企业关键技术攻关,提供产品开发咨询服务,帮助企业完善研发体系,引导企业提高管理水平,充分发挥产学研合作的桥梁和纽带作用等。

在这一阶段,通过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增强了对科技成果转化规律的认识,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进行了系统设计,统筹科硏、科技成果转化及产业化各环节,明确高校、科研机构、企业三者之间的定位,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进行了体制机制改革,将科技成果无形资产管理与有形资产管理区别开来,将科技成果处置权、使用权收益权下放给高校院所,允许科技成果资产采取协商定价方式成交,大幅提高科技人员奖励与报酬的比例等,并通过修订《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将这些制度以法律条文形式固化下来。这一改革具有突破性,其成效有待实践的检验。

5总结

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是思想大解放的过程。邓小平同志在1978年3月18日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重申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和“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1988年9月12日,邓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科学论断。1995年江泽民同志在全国科技大会上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2006年胡锦涛同志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提出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习近平在2014年两院院士大会上提出,科技成果只有同国家需要、人民要求、市场需求相结合,完成从科学研究、实验开发、推广应用三级跳,才能真正实现创新价值、实现创新驱动发展。这些重要论断使我们对科学技术发展规律的认识不断深化,为科技成果转化指明了方向。

 在这40年里,中央分别于1985年、1995年、1999年、2006年、2012年和2015年发布了六份决定或意见。在每一个决定或意见中,科技成果转化都是重要目标,都对科技成果转化做出了战略部署,并提出新的财政、金融、税收、人才等方面的政策措施予以推动。其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1985年实施科技体制改革、1995年实施科教兴国战略、2006年建设创新型国家和2015年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基本上每隔10年跃上一个台阶,步入新的发展阶段。

前述的每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发展,既有偶然性,也有时代的必然性,而这些历史事件又推动着科技成果转化事业的不断发展。

由于中国科技体制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科技成果管理和科技成果转化是由中国科技体制所决定的,并没有成熟经验可供借鉴,需要我们自行去摸索。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对科技创新规律的认识不断深化,科技事业的不断向前发展,对科技成果转化的认识从20世纪80年代以科技成果推广应用为主,到制定政策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制定法律法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再到将科技成果转化纳入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目标,再上升到对科技成果转化规律认识的高度,并对科技成果转化进行系统化设计、统筹推进,对制约科技成果转化的难点进行体制机制改革创新。这一路走来,既艰辛曲折,又稳步前行。整个过程都是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先进行顶层设计,在中央做出决策以后,由中央各有关部门组织贯彻,充分发挥地方作用,充分调动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等各方积极性,有条不紊地推进落实。

这40年是摸索的40年,这样的摸索是连续进行的,要严格划分阶段是比较困难的,要说出每个阶段有什么不同的特征也比较困难。本文以10年为一个阶段,只是为了阐述方便。综观每个阶段,探索的重点不同,改革的内容不同,采取的政策措施不同,但有以下几条是共同的:

一是科技成果转化始终摆在科技全局工作的重要位置,一直以来都作为科技工作的重点,前承科学技术研究,后启科技产业化。

二是科技成果转化始终是科技与经济结合的关键环节,是科技、经济、教育等部门关注的焦点,并一直在试图破解科技成果转化难的问题。

三是在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中,始终注重各方力量的结合,始终注重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始终注重发挥政府的引导和促进作用,采取财政、税收、金融、人才等多方面的组合政策,采取切可能的措施努力破解科技成果转化难题。

四是在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中始终注重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从1985年的科技体制改革,到20世纪90年代的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到应用类科研机构向企业转制,再到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等,牢牢抓住科技体制改革这个纲,纲举目张。通过科技体制改革,解决科技与经济脱节的问题,进而破解科技成果转化难的问题;

回顾40年的科技成果转化,也看到了不少问题:一是部门分割、资源分散、过于强化政府作用,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仍然不足;二是政策文件较多,但不少文件落实不力,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三是政策措施遵循科技成果转化规律不够导致产学研形合神不合的问题比较突出;四是在有关科技成果转化的科技计划执行中,政府的组织协调作用发挥不够,企业的主体作用发挥不足等。不过,即使上述问题都解决了,也不一定就能解决科技成果转化难的问题。科技成果转化难主要表现在产学研结合不够,根子在于政府资助方式及政府对科研的监管方式、考核评价方式。要破解科技成果转化难问题,还是要从科研立项入手,促使产学研之间有真正结合的动力,不仅是形合,更是神合。产学研结合的机制解决了科技成果转化难的问题才有可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引用本文:

吴寿仁. 中国科技成果转化40年[J]. 中国科技论坛, 2018(10):1-15.

Citation:

Wu Shouren. The 40 Year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s Transformation in China.Forum on Scienceand Technology in China,2018(10):1-15.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